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核火力计划 >

陆军战役火力打击(陆军战役火力打击的概念与地位作用)_枫之影踪_

发布时间:2019-07-02 20: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陆军战役火力打击,指在陆军各种样式的攻防战役中,在军团统一计划组织下,以军团直属的军兵种火力打击力量为主体,相关兵团属火力参加,为达成一定战役目的在战役全过程、全地幅和主要时节,对敌实施全面而有重点的战役火力打击行动。

  陆军战役火力打击的属性,主要包括五个部分:一是陆军战役火力打击的使用范围,适用于陆军各种攻防战役样式,是陆军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又是一种相对独立的战役火力打击行动。二是该火力打击的作用,为达成一定的战役目的。所谓“一定的战役目的”,是指对推进战役发展和决定战役全局具有重要意义的火力打击。三是火力打击力量,为军团直属的军兵种火力打击力量。即指军团建制内和加强的,由军团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直接指挥的军兵种火力打击力量。四是该火力打击行动的指挥权,由军团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统一计划、组织、协调与控制。五是战役火力打击的时机和地区,为陆军战役全地幅、全过程和各主要战役时节,对敌实施全面而有重点的火力打击。

  某一事物的本质特征是区别于其他事物的标志。陆军战役火力打击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本质特征:

  陆军战役是以步兵和坦克兵为主体,诸军兵种配合作战的合同战役。传统的战役整体作战形态为诸兵种配合步兵和坦克兵的系列机动交战。但在现代条件下,陆军战役行动的整体形态已呈现多种作战形式,通常包括陆空兵力机动作战、对地对空火力作战、电子对抗、心理战等形式。在陆军战役某些局部的作战阶段、作战地区和作战时节,达成一定战役作战目的的主要手段是火力,在此局部时空内战役作战行动的基本形态也是火力。如陆军战役先期火力打击、战役火力准备、纵深作战阶段各重要时节的战役火力支援、在战役全过程中不断破坏敌战役整体结构和不断动摇敌“战役重心”的战役纵深火力打击、战役火力追击、战役全地幅的战役火力机动防卫与防空等战役作战行动的基本形态是火力。

  陆军战役火力打击,是在陆军战役关键阶段、关键时节、关键地区对敌关键目标实施决定性打击,是进攻战役中不断推进发展和在防御战役中稳定战役有利态势的高速、高效火力机动作战形式,是陆军战役军团指挥员直接掌握的最强大的机动打击手段。因此,这种关系战役进程和结局的作战形式和作战手段,通常由陆军战役军团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统一计划、组织、指挥与控制。

  炮兵是陆军战役火力打击的骨干力量,在近期内是我军陆军战役火力打击的一种基本特征。由于陆军战役主要是在陆战场实施的合同战役。从以往战争实践和我军现实情况看,支援和配合陆军主体兵力集团作战的火力主要是炮兵火力。炮兵是陆军战役火力打击的骨干力量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炮兵火力曾在历次陆战中歼敌数量最多。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炮火歼敌数量占陆战场歼敌总数量的46%,第二次世界大战占55%,战后局部战争平均约为65%;二是在陆军战役军团所属诸军兵种火力作战力量中炮兵兵力编成规模最大。一般情况下,陆军基本战役军团可编1-2个炮兵师(旅)和1个炮兵战役战术导弹团,陆军高级战役军团可编2-3个炮兵师和1个炮兵战役战术导弹旅;三是在陆军战役全过程中,自始至终支援和配合陆军主体兵力集团作战的火力是炮兵火力。其他军兵种火力是陆军战役火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仅能在部分重要时节和对部分目标实施火力打击,而且加强给陆军战役军团的其他军兵种火力作战部队也十分有限;四是从炮兵火力打击的现有能力及其发展趋势看,炮兵火力基本能适应陆军战役的一般火力需求。如集团军仅建制内火炮、火箭炮、战役战术导弹的火力压制纵深:集团军可达250公里,师30公里,团15公里,集团军地对地导弹旅的火力毁伤幅员可达240公顷(注:100×100米为1公顷),远程火箭炮仅单发子母弹的覆盖面积就可达7公顷,军师属122火箭炮营一次齐射面积可达144公顷。集团军建制内反坦克武器的反坦克能力:集团军可达10000米,师5000米,团2000米。炮兵的远程侦测能力:集团军建制内的无人机侦察可达150公里,并能实时测报目标和炮兵射击效能,地面雷达侦测达50公里,地面光学侦测达10公里。

  为了进一步弄清陆军战役火力打击特有的性质,还需辩明陆军战役火力打击与以下四种相关作战形式的联系和区别:

  一是陆军战役火力打击与单一兵种兵器的单一火力打击行动相比,如与炮兵射击、导弹射击、航空火力突击相比,都是火力打击。前者是指在陆军战役中能达成其局部战役目的的火力打击,而且该火力打击通常由一系列战术性火力打击所组成;而后者,仅限达成某次战斗中的局部作战目的。两者具有不同层次和不同规模的本质区别。

  二是陆军战役火力打击与联合火力打击战役相比,后者是我军近年来新确立的战略性的火力战形式,它与前者相比都是火力打击。但两者具有不同层次和不同规模的本质区别。

  三是陆军战役火力打击与火力战相比,后者泛指以火力为主要手段直接达成一定战略、战役、战斗目的的作战;而前者仅限在陆军战役中以火力为主要手段直接或配合相关兵力达成其局部战役目的的作战。

  四是陆军战役火力打击与战役作战相比,后者泛指以各种手段达成一定战役目的或战役中局部战役作战目的的作战;而前者单单以火力为主要手段直接或配合相关兵力在陆军战役中达成其局部战役作战目的的作战。

  陆军战役火力体系,指在陆军战役中,根据战役整体行动的整体火力需求,由一系列相关战役火力所构成的战役整体火力系统。

  架构是指一种事物的框架结构。确定陆军战役火力整体框架及其构成该框架的主要系列战役火力,应根据我军“整体作战、重点打击”基本战役指导思想和陆军战役行动的整体火力需求而定。“整体作战、重点打击”思想,在陆军各种攻防战役中的火力运用,可理解为在战役全地幅、全过程和各主要时节,整合精锐,对敌方实施全面而有重点的火力打击,同时对己方实施全面而有重点的火力防卫。军团和兵团直接掌握的军兵种远战火力打击力量,就是军团和兵团所属各军兵种火力打击力量中的精锐力量。对敌方实施整体打击,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战役全过程中对敌全纵深重要目标实施不间断地火力打击;二是在各战役主要时节,对战役主要方向、主要兵力集团的主要攻防行动实施火力支援。基于这些认识,陆军战役火力体系的基本架构,按陆军战役的一般战役进程区分为,由战役先期火力打击、战役火力准备或战役火力反击、战役火力支援、战役纵深火力打击、战役火力防卫五种主干战役火力构成。

  战役先期火力打击,指在联合战役的先期综合火力突击、夺取制空、制海权后开始至直接火力准备开始前结束的系列火力打击。由于战役作战类型及其作战样式的不同,战役先期火力打击的目的和目标也不同。进攻战役时,先期战役火力打击的目的是破坏敌整体防御体系,削弱敌防御整体力量,为战役兵力集团开进展开创造有利条件。战役先期火力打击的主要目标是敌战役布势全纵深的重要指挥系统、通信枢纽、电子战设施、地面防空系统、火力支援系统、重兵集团等目标。防御战役时先期战役火力打击的目的,是破坏敌方进攻准备、削弱敌作战力量,迟滞敌进攻行动,为我方进一步做好防御准备赢得时间。先期火力打击的主要目标是:敌先头重兵集团、重要指挥系统、通信枢纽、电子战设施、火力支援系统、前进机场和地面的直升机等目标。

  战役火力准备,是进攻战役突破阶段在战役攻击集团发起攻击直前,对战役各突破地段和敌纵深相关目标实施有组织、有计划的战役火力突击行动。目的是给战役突破地段之敌和敌纵深相关目标以重大火力毁伤,为其顺利发起攻击,一举突破敌防御创造有利条件。战役火力准备打击的主要目标是:各战役突破地段的敌有生力量,防御工事和障碍设施,地面防空系统和纵深相关火力支援系统,指挥系统和预备队等目标。

  战役火力反击,是防御战役时抗击敌综合火力突击的攻势防御行动。目的是打乱敌火力准备行动、削弱敌火力突击力量、减少我防御体系受敌火力毁伤的损失。战役火力反击打击的主要目标是:突击威胁我最大的敌火力支援系统,前进机场,攻击直升机,指挥系统,通信枢纽和电子战设施等目标。

  战役火力支援,指战役军团在攻防战役各主要时节统一协调所属有关兵团属火力打击力量和军团直接掌握的火力打击力量,对主要兵力集团的作战行动实施整体火力支援。战术火力支援,通常由各兵团、部队和分队自行组织。而战役火力支援有两个特点:一是战役火力支援的火力组成,通常由三种战术火力构成:即对受援兵团当面之敌组织突击火力,对威胁受援兵团的敌火力支援系统组织压制火力,对增援之敌组织拦阻火力。这三种支援火力的打击行动与受援兵团的兵力机动作战行动相配合,以求对其当面之敌构成战役局部的整体围歼之势。二是在战役各主要时节,战役军团要统一协调军团直属战役火力打击力量和所属有关兵团属火力打击力量共同以火力支援同一兵力集团作战。目的是在各主要时节确保主要兵力集团的主要作战行动拥有足够的支援火力,全面打击妨碍该兵力集团作战行动的各种目标,并以火力配合该兵力集团的作战行动构成对敌局部围歼之势,节节推进战役进程或有效抗击敌重兵集团的攻击。由于陆军战役样式多样,战役部署也各不相同,所属各兵团进入交战的程序有先有后,有的还同步进行,战役火力支援任务也多种多样。为了及时、高效地向主要兵团的主要行动提供战役火力支援,军团通常按武器性能,将直接掌握的战役火力打击力量编成若干个单一兵种的和多军兵种混编的火力支援集团(群),分别赋予各火力支援集团(群)“定向火力支援”、或“定向火力加强”标准战术任务。所谓“定向火力支援”,指该火力支援集团(群)将在某个战役时节以火力定向支援某个战术兵团作战,并预先与该战术兵团的火力协调机构构成定向火力支援关系和明确通信联络方法,必要时可向其火力协调机构派出火力协调代表,在规定时节内听从受援单位的火力召唤和火力指挥;所谓“定向火力加强”,指受领该任务的火力支援集团(群)仅以火力加强给受援单位的同一兵种的火力。由于同一兵种之间的火力加强,专业对口,业务熟悉,火力加强单位通常不向被加强单位派出火力协调代表和通信工具,仅火力受被加强的同一兵种指挥员召唤和指挥,其兵力仍由军团控制。这种只向下提供火力而不派出兵力的方式,有利于军团在战役全过程中始终掌握有强大的火力机动力量,而且组织简便,指挥灵活。其中,军团通常以“定向火力加强”方式加强受援单位的突击火力,以“定向火力支援”方式为受援兵团临时提供压制火力和拦阻火力。

  战役纵深火力打击,指使用战役军团直接掌握的军兵种火力打击力量,在战役全过程中对战役任务内全纵深的“战役重心”目标实施有计划、有步骤的打击。这种火力打击方式是战役纵深作战的主要组成部分。它既可在战役任务纵深内协同信息攻击、兵力突击、特种作战,也可以火力为主体有计划、有步骤地独立对战役任务内全纵深重要目标实施火力打击。目的是对战役任务全纵深之敌实施整体打击,破坏敌整体作战结构,不断削弱敌整体作战力量,适时以火力遮断敌前后联系。任务是,在战役全过程中,对敌系列“战役重心”目标实施有计划、有步骤和有准备的火力打击。所谓“战役重心”目标,泛指对敌战役整体起支撑作用的重要目标,其中尤其是关系夺取与保持制火力权的敌地面战役火力支援系统。其它目标包括敌战役预备队、战役指挥系统、战役电子战系统和战役后勤保障系统等重要目标。为了在战役全过程中有计划、有步骤、有准备的遂行战役纵深火力打击任务,战役军团通常应选择火力投射距离远、火力威力大、机动性能好的陆空火力打击力量,编成战役纵深火力打击集团,下设若干个反炮兵群、遮断火力群、战役战术导弹群、轰炸(强击)航空兵群等,在军团指挥员及其火力中心统一计划、协调与控制下,各群按计划以突击——机动——突击的行动方式实施纵深火力打击。

  战役火力防卫,指战役军团在战役全地幅内对重要战役地区和战役目标统一组织防空和防敌地面侧后袭击的火力机动防卫。在现代“非线式”作战条件下,无论进攻还是防御,陆军战役军团均应对战役全地幅重要战役地区和重要战役目标,在其相关兵力防卫的基础上,加强战役火力防卫。战役火力防卫的火力组成,通常包括战役防空、战役火力反空降和防敌对战役地幅侧后的袭击。战役防空,通常在战区联合战役指挥机构统一组织指挥下,由军团统一组织所辖战役地幅内的野战防空。对战役地幅内的地面机动火力防卫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在战役全地幅内,按兵力部署统一区分防卫任务,并统一规定报知方法和相邻单位的火力支援方法;二是给军团直接掌握的防卫火力打击力量或预备队火力打击力量明确火力防卫任务,提出行动准备要求,由军团指挥员及其火力中心统一计划、协调与控制其防卫火力。

  陆军进攻战役样式多样,其系列战役火力打击行动也不尽相同。根据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和任务,我军将主要在大中城市区、濒海地区、大型岛屿和边境地区实施陆军进攻战役。主要战役样式有6种:即机动进攻战役,阵地进攻战役,登陆战役,城市进攻战役,边境地区反击战役,反空降战役等。这些战役样式虽然作战环境不同,但进攻战役行动过程和规律基本相似。其进攻战役的一般过程,通常包括战役发起、战役信息作战、战役先期火力打击、特种作战、战役火力准备、突破、穿插、分割、迂回、包围歼击目标、抗击敌战役反击、阻援、歼灭被围之敌、追击等重大战役行动。由于作战样式和作战环境不同,有些战役行动可能分步实施,有些战役行动要同步实施。无论进攻样式多样还是战役行动分步实施或是同步实施,陆军进攻战役的系列火力打击行动都将由战役先期火力打击、战役火力准备、战役火力支援、战役纵深火力打击和战役火力防卫五种系列主干战役火力打击行动构成。

  先期战役火力打击,是现代条件下陆军进攻战役决定性的战役作战阶段,是利用进攻一方的主动权,充分发挥大规模火力突击的突然性大量毁伤敌人的最佳手段。其火力组成通常包括首次火力突击和后续火力突击。首次火力突击由若干波(批)次的火力突击组成,一般以电子战为先导或与电子战同时开始,在电子干扰和压制敌CISR系统的同时,以炮兵和战役战术导弹火力率先突然打击敌地面防空系统和雷达预警系统,为我航空兵突防创造有利条件;尔后按时间和空间区分,导弹部队运用集中突击和集群突击的方法,航空兵运用集中突击和同时突击的方法,炮兵运用密集射击和集中射击的方法,按统一计划对敌战役布势全纵深“战役重心”目标和防御设施进行饱和性的火力突击。后续火力突击,按火力打击任务和计划突击各种目标和新复活的重要战役目标,持续到直接火力准备开始前结束。

  战役火力准备,是在攻击集团发起攻击直前,集中各攻击集团的全部中远程火力、战役二梯队部分火力和军团大部火力,对当面防御之敌进行有计划、有步骤、有准备的饱和性火力突击。其火力组成通常包括航空火力准备和炮火准备,在先期战役火力突击的基础上,首先进行航空兵火力准备,尔后进行炮火准备,直至兵力攻击集团开始发起突击时按步炮协同计划转为战役火力支援。

  战役火力支援,指在进攻战役发起之后,在战役各主要时节对主要兵力集团的主要行动实施的火力支援。每次战役火力支援的火力组成通常包括三种火力:即突击受援部队的当面之敌、压制威胁我受援部队的敌火力支援系统和增援之敌的火力。战术火力支援由各兵团自行组织与实施。军团直接掌握的战役火力,通常在先期信息作战、战役先遣兵团作战、兵力攻击集团突击突破、战役快速突击群和机降作战群投入作战、战役二梯队进入交战、抗击敌战役反击和歼灭被围之敌时,分别组织战役火力配合受援兵团对其当面之敌达成围歼之势。

  支援战役先期信息作战时,通常以军团直属火力打击力量的火力摧毁敌电子设备。火力打击的基本手段是:预先将拥有相关特种弹药的军兵种火力打击力量组成混编的火力支援群,并与军团同级信息作战中心明确支援关系和通信联系方法,按其提供的敌电磁辐射源位置,适时召唤该群相应的常规火力、反辐射导弹、电磁脉冲弹、定向能武器摧毁敌重要电子目标。

  支援先遣兵团作战时,军团除临时给先遣兵团配属适量机动性较好的炮兵兵力外,还应按其行动计划组织相应的导弹、远程炮兵、陆军和空军航空兵支援火力,适时压制敌地面火力支援系统和敌空袭兵器,保障我先遣兵团的陆空安全。

  支援兵力攻击集团突破敌防御阵地时,军团通常应协调有关兵团的火力和军团直属的“定向火力支援群”和“定向火力加强群”,共同突击受援集团的当面之敌,突击威胁我受援集团的敌纵深火力支援系统和增援兵力集团。

  支援战役二梯队进入交战时,军团通常要全面组织直前火力突击或袭击。对其当面之敌、纵深火力支援系统、防空系统、指挥系统、增援兵力和我机降场之敌实施整体火力打击。

  支援抗击敌战役反击时,军团通常要对敌预备队待机地域、开进展开地区、火力支援系统和空袭兵器全面组织火力,并组织火力支援正面和迂回部队抗击敌人。

  支援歼灭被围之敌时,军团通常要统一组织协调军团和有关兵团的火力围歼敌人,并在发起向心攻击直前,对敌实施战役火力突击,尔后以火力支援攻击部队围歼残敌。

  战役纵深火力打击,该行动通常由军团直接掌握的各种纵深火力打击群实施,并预先制定行动计划,预作充分准备,从战役直接火力准备结束时开始,至战役结束,按计划采用突击——机动——突击的行动方式对敌纵深战役重心目标,实施不间断的火力突击。

  战役火力防卫,包括战役全地幅的对空火力防卫、地面侧后火力防卫和火力反空降作战。对空火力防卫,通常以战役军团防空火力集团火力为主,结合所属各兵团的防空火力和上级支援的歼击航空兵火力,重点在军团主力开进展开、占领进攻出发阵地、快速突击群和二梯队进入交战、攻歼被围之敌等时节实施对空火力掩护。地面侧后火力防卫和战役反空降,通常由军团直接掌握的机动火力、战役预备队火力和各兵团防卫火力组成,通常由军团统一制定火力防卫计划和规定统一的报知信号、按全方位机动火力防卫和各兵团分区防卫相结合,实施全方位立体火力防卫。

  目前,我军陆军防御战役样式主要有机动防御战役、阵地防御战役、海岸防御战役和城市防御战役等。防御战役的一般过程,通常包括对敌实施先期打击、反敌综合火力突袭、反敌突破、反敌合围、反敌空降、反敌突击等重大战役行动。由于作战样式和作战环境不同,实施这些重大战役行动的具体内容和方式也有所不同,有些战役行动可能要分步实施,有些战役行动要同步实施。无论是分步实施或是同步实施,陆军防御战役的系列主要火力打击行动都将由战役先期火力打击、战役火力反击、战役火力支援、战役纵深火力打击、战役火力防卫五种主干战役火力打击行动构成。

  先期战役火力打击,是战役先期作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争取主动,力避被动的攻势防御行动。目的是破坏敌进攻准备,削弱敌作战力量,迟滞敌进攻行动,为主力进一步做好防御准备赢得时间。对敌实施先期火力打击时,军团通常使用战役战术导弹、远程火炮和火箭炮、航空兵火力,对在待机地域进行进攻准备的敌重兵集团、指挥通信系统、电子战系统、地面火力支援系统和攻击直升机等重要目标,实施突然猛烈的短促火力突击;使用部分远程炮兵和炮兵战役战术导弹火力突击敌主力开进、展开,并在其开进路线的有利打击地区预设火力突击区,适时对敌实施火力突击,打乱敌进攻节奏,迫敌过早展开,以利我各种反坦克火力大量毁伤敌装甲集群,同时突击威胁我最大的敌炮兵、导弹阵地,遮断敌预备队开进等。

  战役火力反击,是抗击敌综合火力突击的攻势防御行动,目的是打乱敌综合火力突击行动,削弱敌火力突击力量,减少我防御体系受敌火力毁伤的损失。当条件有利时,还可进一步向敌发起战役火力突击,对进攻之敌战役布势全纵深实施全面而有重点的整体火力突击,严重破坏敌进攻准备。

  战役火力支援,指在战役防御各主要时节,由军团统一组织与协调相关兵团属火力,对主要防御方向、主要地区、主要防御兵团的主要防御行动实施的火力支援。这些时节通常包括抗敌突破作战、反合围作战、反空降作战、战役反击作战等主要战役时节。战役火力支援的火力组成,基本与进攻战役中的战役火力支援相似,通常包括火力突击受援部队的当面之敌、压制威胁我受援部队的敌地面火力支援系统和增援之敌。以这三种战役支援火力配合受援部队的防御行动,对其当面之敌构成局部孤立打击之势,增强整体抗击能力。

  战役纵深火力打击,由军团直接掌握的纵深火力打击群实施,主要任务是配合我军的敌后特种作战力量,在防御战役全过程中机动灵活地打击敌纵深重要战役目标,打乱敌进攻部署和节奏,不断削弱敌进攻力量,减轻我正面防御压力。为了保障纵深火力打击群(队)的安全和灵活机动地打击敌人,各群(队)应小型、轻便、机动性强,采用突击——机动——突击的行动。

  战役火力防卫,是战役整体防御的重要组成部分。防御战役中战役火力防卫的火力组成,与进攻战役基本相似,通常包括战役防空、战役反空降、防敌地面侧后袭击的三种火力组成。军团直接掌握的战役防卫火力打击力量,主要用于战役防空、战役反空降、保障战役布势的侧后地面安全和临时加强侧后某地区的防卫作战。

  明确界定陆军战役火力、战役火力打击的概念,明确构成陆军战役火力打击行动体系及其系列战役火力打击行动具有重要的实践与理论意义。该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随着火力在陆军战役中地位、作用的发展变化,确立战役火力打击行动的概念并从陆军战役整体作战手段中客观地凸现出来,有利于增强战役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的战役火力意识,重视并提高运用战役火力打击的自觉性,有利于充分发挥战役火力打击在陆军战役中应有的作用;二是明确战役火力打击行动体系的基本框架及其系列的战役火力打击行动,有利于在战役各重要时节全面而有重点地组织相应的系列战役火力打击行动,克服随意使用和分散运用火力的弊病;三是明确战役火力打击力量的概念和组成原则,有利于高效组成军团战役火力打击力量。

  陆军战役火力打击是陆军战役指挥员直接掌握的威力最大、打击距离最远、反应最快的战役机动作战力量;陆军战役火力打击是陆军战役中威力最大、打击距离最远、反应最快的战役作战行动。陆军战役火力打击在现代陆军战役中的地位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传统的陆军战役作战是以步兵、坦克兵行动为主体的合同作战,而现代陆军战役作战强调多种手段和多种作战形式的整体作战。“整体作战、重点打击”已列为我军战役基本指导思想,是现代战役的基本作战形态和取得战役胜利的基本战法。在现代陆军战役中,“整体作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整合己方精锐;二是对战役任务纵深内敌整体实施全面而有重点的打击。其主要手段和方式有:敌后特种作战、运用地面战役快速突击集团超越攻击、空降和机降作战、在战役全过程中对敌全纵深重要战役目标实施战役火力打击等。在这类现有的作战手段和方式中,惟有上述的系列战役火力打击行动,是规模可大可小、强度可强可弱、受限最小、反应最快、效果最好的手段。

  制火力权,是指以火力为主要手段压制和削弱敌火力支援系统,限制敌火力机动,确保己方火力机动的主动权。如果不遏制敌火力打击主动权,就没有己方陆空兵力机动的主动权和己方火力机动的主动权。由于敌火力支援系统主要配在敌纵深,我一线兵力集团无能为力,主要靠我军团和兵团直属火力打击力量的远程火力。因此,夺取与保持制火力权应是战役火力打击的首要任务。

  现代陆军进攻战役,从战役发起开始至战役结束,通常是以战役火力打击开始至战役火力打击结束。而且在战役发起前和战役各主要时节行动直前,都要首先对敌实施强大的战役火力打击,火力打击已成为推进陆军战役进程的“开山斧”,尔后的战役火力支援、战役火力护送和战役火力遮断,已成为战役进程中每个关键时节合同战役作战行动的主要行动和各种兵力集团攻防行动的主要安全保障。

  在现代陆军战场上,“非线式”立体作战是现代陆战的基本形态。陆军战役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战役防卫始终是陆军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过去,由于我军远战武器有限,对战役后方、侧方和结合部的安全防卫,以及反空降作战,主要是组织相应的防卫兵力遂行防卫作战任务。但兵力防卫受地形限制大、机动慢、作战效能差。而现代远战兵器多,弹药投射距离远、威力大、火力机动快、火力规模可大可小,组织简单并易于掌握控制。战役军团指挥员及其指挥机构,如果在作战前赋予直属的某些战役火力打击集团相应的火力防卫任务,战役中便可迅速组织指挥其快速实施战役全方位和立体的火力防卫作战。同时,还可预先要求各级火力打击力量,自主使用火力快速反击其侧后袭击之敌。

http://team-yell.com/hehuolijihua/7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